首页 > 故事 > 一个故事-引子
2016
09-10

一个故事-引子

一个故事-引子 - 第1张  | 寒冰博客

 

小光说,“出来吧。别躲了。”

 

我没有动。

 

小光又说,“我看见你了。”

 

我还是没有动。一只蜘蛛从我头顶上爬过,我猜我真的是被那只蜘蛛吸引住了所以才没有理小光。那只蜘蛛不紧不慢地爬过老旧的房梁,抖下几颗灰尘。

 

我稍微移动了下折叠起来的腿,都有些酸痛了。将视线收回来,透过横在前面的几块儿木板的缝隙里望去,我发现小光竟然哭了。

 

他边哭边拿脏兮兮的袖口擦着眼泪,弄得脸上都已经满是污迹。他穿着一件蓝布格子衣服,和显得有些陈旧的宽大的裤子。也许那裤子是他小叔的吧,因为从我认识小光起他就一直和小叔住在一起,也没见过他的其他亲人。

 

小光的小叔长得很矮,又有些中年人的微胖,架着一幅给他增添了一些书生风度的眼镜,据说他以前就是当老师的。

 

小光的小叔与我之间并没有多少交集,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一个动作-当他对人和蔼(或者说他自认为和蔼)地笑的时候,由于脸部的变形他的眼镜总是不断地滑落。于是他每次笑着笑着,就会突然低下头,从容地用左手中指顶一顶眼镜儿中间的那根横梁,再抬起头继续笑。

 

之所以这个动作让我印象深刻是因为我当年最爱的动画就是名侦探柯南。柯南就是那么扶眼镜的,特别是每当发现“凶手,就是他”的时候。当然,我并不认为小光的小叔也会喜欢名侦探柯南-这应该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小光竟然还在哭。其实也没什么好惊奇的,我回忆的时间也不过就两秒钟,加上想到柯南的那段,差不多五秒吧。小光的脸上已经很多条黑色的污痕了,但他还在不停地哭泣。

 

“怎么他还在哭啊?”我郁闷的想着,同时调整了一下姿势,这破地方空间也太小了,我全身都有些酸疼了。

 

记得小光幼儿园的时候就是个出了名的爱哭鬼,一天至少哭两次,午睡一次,晚餐一次。那时我一直认为他的本性其实是个小姑娘。午睡,小光这孩子根本就是睡不着的,用他小叔的话讲就是”天生精力充沛不必午睡“。

 

可是幼儿园的老师们坚持认为小孩子的午睡是非常有必要的,会影响到将来的骨骼发育以及一系列的生长。于是悲剧的小光每天吃完午饭后就被紧盯着爬到床上,然后闭上眼睛,直到老师们确认他已经睡着。

 

当然,鉴于小光的天生精力充沛他明显就是在装睡,等老师们都走后他就会悄悄爬起来跟我聊天。好吧,其实我也是罪魁祸首之一,因为我每次都会兴高彩烈地跟小光谈起今天得了多少小红花,妈妈给我买了只仓鼠当宠物,邻居的小屁孩抢我玩具之类比较有童真和比较有童贞的对话。

 

然后超出我们当时智商的事情就发生了,由于我们兴高采烈的对话音量的不断增强,老师们循着声源发现了全班唯一不睡午觉的我俩。然后小光就哭了。其实我觉得我当时也哭了,可是由于在老师的训话中我一直是盯着小光看的,所以我只记得小光用他那脏兮兮得袖口擦着眼泪......

 

就像现在一样。现在的小光跟幼儿园状态的小光比起来已经大了一号,但是哭的样子似乎没怎么改变,连擦眼泪的动作都基本上一模一样。

 

还有幼儿园的晚饭时候,说起来还是因为我的缘故。因为小朋友们排着队领完晚饭后,我就会跑过去抢小光的。每晚如此,乐此不疲。至于理由,我早就不记得了。刚开始应该是觉得好玩,到后来就已经变成习惯了。所以说,习惯真可怕啊。

 

不过小光到底在哭什么啊?大概这是从我们幼儿园毕业以来我第二次见小光哭,而且还是哭得很伤心似的。

 

第一次是在他小叔的葬礼上,由于我与他小叔的交情甚浅,所以我记不清楚他的死因是什么,也没有打算去他的葬礼。可是我想起了与小光的交情,于心不忍之下,还是在衣柜里找了件黑色的套头衫穿上去参加了。然后我远远的就看见小光在哭。众目睽睽之下,小光他个男孩子哭的梨花带雨的,丝毫不夸张。

 

不会是因为找不到我他才哭的吧?我脑子里突然跳出这个念头。

 

呸, 说的这么矫情...说到这个,我记得在初中的时候有几个女生的确这么调侃过我们, “你俩怎么连上厕所都一起呢?”

 

我们哥俩感情好,当然经常在一起上学放学去图书馆还有去撒尿了。这也是比较让我郁闷的一点,为什么女孩子结伴去厕所就没有人说呢?而我每次叫小光一起去厕所,大家就用有些异样的眼光打量我们。明显的不公平嘛,还说什么男女平等。

 

那小光到底为什么哭呢?难道他有亲戚去世了?可是我只记得他有个小叔啊?连他父母也没见过,也从来没有问过他。我这人的特点就是,别人不说,我再好奇也是不会问的。

 

难道他怕黑?这房子的确有点儿阴森森的,毕竟是老房子了,我们进来之前都还在门前的青苔上差点滑了一跤。不过也不至于吧,又不是小姑娘,怕什么黑呀。如果他真的怕黑,传出去的话......我在心里算计着,没准这是个以后可以威胁他的把柄,嘿嘿,谁要他知道我的某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呢......

 

缩在这里真累,小光怎么还站在那儿用袖子擦眼泪呐?

 

我终于忍不住了,抬腿——

 

“哥哥!”一个长发女孩子突然从我房子的另一个角落飞奔出来,看那架势像是要扑进小光的怀里。

 

我猜我的脸上一定写满了震惊。为什么还有个女孩子在房子里,而我却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

 

小光的脸上也满是震惊。不知是因为他也没想到屋里还有个女孩子而震惊,还是因为他看到了不应该出现的人而震惊。

 

小光叫她,

 

“梦儿!”

 

我没听很清楚, 但是大概猜测是在叫女孩子的小名。

 

那是小光的妹妹?小光还有个妹妹?为什么我不知道?不会是他小叔的女儿吧?怎么会呢,他小叔的葬礼我都没见过这个女孩子啊!难道是亲妹妹?......我突然觉得小光变得陌生了起来。

 

“为什么要躲着我?”小光发话了。

 

“......”女孩子没有回答,只是望着小光的眼睛。

 

我的脑子迅速的转动着。原来小光说“出来吧别躲了,我看见你了”不是对我说的?!

 

咦?我脑子快速转动着,回忆五分钟前的场景,我和小光走着走着,看到这所房子,走进来,然后小光提议说我们玩捉迷藏吧。我笑话他那是小孩子玩儿的东西,可是他坚持要玩。

 

然后我竟然就莫名其妙的答应了,在小光闭着眼睛数数的时候随便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然后小光睁开眼睛看了看,莫名其妙地说看见我了,别躲了,又莫名其妙地哭了。

 

原来从五分钟前开始所有事情都变得莫名其妙。

 

而我现在正在纠结要不要出去。首先我随便挑的这个躲藏地真的太过于狭窄,我都全身酸痛了,其次我想知道如果我出去小光会不会对我解释些什么。虽然我不会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也太戏剧性了吧,不给个解释怎么对得起我的好奇心?

 

正在我与自己纠结的当儿,小光突然贴近那女孩的耳朵讲了几句话。

 

于是更加坚定了我不打算出去的决心。

 

小光明显就是不想让我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更让我惊奇的是他竟然还记得我在屋里,我还以为他见到妹妹已经激动得难以控制以致,忘了我呢。

 

好吧,那我就看看他们到底是想怎么样。

 

……

 

 

睁开眼就看见小光。

 

“我睡着了?”不是吧......玩个捉迷藏我都能睡着?一定是幼儿园时期的午睡不够,现在遭报应了。

 

小光看了看我,“走吧。”

 

“嗯。那个......”我把话咽了回去。

 

在我的记忆里,就是睡着之前的记忆里,小光好像在跟个女孩说话呀?好像还哭了?那女孩子呢?

 

我盯着小光的脸使劲看。没错!他脸上还有几道污痕,他脏袖子擦过泪的痕迹!

 

“看什么?”

 

“嗯...”

 

我欲言又止。毕竟我这人从不探查别人的隐私,除非他人自愿。

 

我拍拍裤子上的灰尘,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其实那时候小光给我的那种陌生感已经留在了心里的某一个角落。

最后编辑:
作者:小画花
如果觉得生活轻松 那是有人在承担你的一份不易
捐 赠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有用处,请支持作者!鼓励作者写出更好更多的文章!

一个故事-引子》有 24 条评论

  1. 是自己写的还是转的啊

  2. 好久没更新了,可惜。我的博客在讨论“我该退出博客吗?”http://www.jinboke.net/should-i-quit-blogging/,供你参考。

  3. themebetter 说:

    2017已经到了,不打算更新了么?

  4. 蜘蛛盟 说:

    太忙 都很久没更新了啊

  5. 分享是美德,谢谢博主的分享。

  6. 胡杨 说:

    故事还有么

  7. astana 说:

    是不是还有后续?

  8. themebetter 说:

    真心没看明白,难道是年纪大了理解力下降。

  9. 天下彩 说:

    没看明白的感觉,好想接着看下去,然后就没了

  10. 姜辰 说:

    感觉我的逻辑力不行了,无法理解了。

  11. 蛋蛋 说:

    后续有点意思

  12. Leridy 说:

    好困啊。让我死 让我死。

  13. www 说:

    感觉 我或者女孩 是幽灵

  14. 蛋蛋 说:

    这我为什么看到了灵异的感觉,难道本人智商不对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